一位民营企业老板的感悟:中国制造该怎么走?

一位民营企业老板的感悟:中国制造该怎么走?

发布时间:2012-08-23 | 关注:
    最近真是人在哪里雨在哪里,广东、贵州、北京这样转了一圈,今天又是一个大雨天。大雨天得思考一些和时代息息相关的事情。
  我现在觉得做商业的人,最应该懂的不是天文地理,函数方程式,而是人性。如果不懂人性,如何去做生意,满足人们生活需求。人是区利避害的动物,而且有时还比较懒惰。在和国人的接触中,我感到,对于一个人而言,一个是安全感,一个是幸福。安全感包括很多层面,基本物质保障,对未来的可控,医疗,养老,环境等,幸福包括的更多是内心层面的感受,比如家庭带来的稳定感,和别人比较带来的优越感这些。只要你的生意和这两方面需求挂钩,你不蓬勃发展都不可以了。
  我感受到的多元化多层次的社会环境
  从海尔,到华为,到章子怡,李冰冰,每一个在海外立足哪怕是漂过的形象,就代表了中国。现在一个海外会议,如果没有中国人参加,几乎就不能叫国际会议了。以前一落地美国机场,别人就会问,你是从日本来的?还是韩国来的?现在美联航一班一班从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飞机,白人帅哥都得说中文,飞机屏幕上还要打中文字幕。那么是中国人真的受到尊重吗?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我有幸生在中国西部一个省市,但是有幸我从小过得就不差,从来不知道一家三代挤在一套很小的单元房里是啥感觉,现在每年的轨迹,相当于是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之间的轨迹。虽然西部留守儿童、贫困家庭离我地理最近,但是其实他们的生活离我很远;而我离发达国家的发达生活也很远,我只是因为研究助理简单的缴纳过一点点税,离其他的别墅洋房、小飞机游艇都很远。
  我的印象中有这么几个镜头,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以及中国是那么的多元化:
  有一次我在昆明和一个朋友见完客户,赏了花和海鸥,然后我在火车站一家餐饮店吃面,然后我剩了半碗,然后一个小男孩进来直接吃我剩在碗里的面,最后把那半碗面倒进他的杯子,说带回去给姐姐吃。我当时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否则的话我有可能去给他买一碗让他带走。
  我在广东狮岭见到的箱包企业生产车间,离我在美国参观过的哈雷摩托生产车间,好像是跨时代的穿越。在黑乎乎的桌面上,工人很专业的在进行各种量裁,老板私下抱怨90后工人不愿意加班,付工钱都不原意。他喜欢雇佣有家庭有孩子的,这样他们会为了几十块钱加班。
  带着中国来的客人在LA买奢侈品,中国客人买了几十条奢侈品领带。后来我发现,满飞机都是大包小包奢侈品的客人,超级豪华的购买力。飞机上有很多年轻漂亮的小姐,我并不觉得这就是你们说的绿茶婊,她们至少从外形是非常让人赏心悦目,聊天什么的我并没有注意。
  就日用消费品和食品,经过很多比较,我喜欢买国企制造,而惧怕中小民营企业。原因很简单,国企不怎么会造假,中小民营企业很多为了生存造假。我不再怨恨中小企业造假而是理解了他们,是因为当你算上社保,税,人工,房租等等,这些严重挤压了利润空间,你不得不把A类原料换成A减类的时候,你就发现,造假虽然是一种恶,但是造成造假的原因更是恶的本质。
  北京的同事又抱怨他今年上半年白打工了,因为他同事的同事去年底买的房子又在半年之间悄悄增值了20万,让他感觉上班这种劳动失去了人生的意义。
  高档写字楼越来越多,可是很多工地都不浇水,修个地铁城市就瘫痪了。但是这也抵不住人多好热闹。
  例子太多,最后说说服装消费吧。近几年天猫上的电商大户都是韩都衣舍、zara他们。韩都我开始是不知道的,因为我周围没有人买,后来我发现这是一个年轻人的快时尚产品,满足了价格、款式、以及速度的最优平衡。这三个因素不是哪位咨询顾问分享给我的,而是我访过的一个箱包制造业小老板说的,他说根据10多年经验,只有在价格、款式、速度三方面满足市场需求了才能做起来。最近还跟朋友参加了个“我的新衣”的录制,我人生第一次参加这种现场录制节目,我有两个发现,第一是明星就是明星非常光彩夺目和常人气质不一样。第二是,陈野槐女士给林志林做的那套职业套装的样式,如果放在淘宝上就是300的价位,但是这两位的组合加上志玲姐姐那超具魅力的演绎,10000一套我都觉得价有所值。由此我还发现有一类妇女,她们有一定职位和社会地位,是从来不在商超或淘宝买衣服的,一般是某某品牌有发布会,或者个人定制展示,被邀请而去购置或者量身定制。另外有一类是海淘族,因为产品安全及环保因素,她们不偏好国货,喜欢日货或者欧美货。
  中国制造该怎么走
  前面讲到了,只有懂得了分层分类的中国,你才能重新定位自己,做好生意。你不能通吃,因为那样不专业。
  从中国海外并购的那些豪气和手笔来看,咱中国的确像一个升腾起来的暴发户,而不像一个置生死和金钱于度外的工匠人。
  制造业产业链在哪里都一样,需要分工协作,以及算清楚每一个环节的利润结余。老美走了个先入优势,利用中国便宜人工和土地挣了一把,现在撤了。正如广州人利用先机把服装和箱包那一波挣了,现在留在广东做服装箱包的都是后面去的外地人,广东本地人都出租屋做房东了。
  所有步别人后尘的生意都是傻的。
  倒挺佩服从石头缝里生出来的淘宝。
  现在还流行做平台和生态,但是这和制造业无关,那只不过是一钟商业模式。
  我周围的很多朋友都会玩各种手工,做东西很到位,很认真,很具有“工匠精神”,但是玩归玩,没有把这个当作吃饭的工具的。
  我也不敢,我做包都是搞个副业,我完全不敢依赖非刚需的具有一点文化属性的包包去生存。
  两个方向,一个是继续作为制造业大国,世界工厂,去做配套升级。还有一个是在产业链上升级,做资源整合,品牌,营销。作为一个小民,你做个生意,也无外乎这两个。
  我选的是第二个。主要是因为MBA没有教我如何管理工厂,我也没有和工人真正一起工作生活过。MBA教的是如何通过管理把一样东西做好包装好卖好。厂家嘛,有个配套外包即可。
  我家门口卖豆浆的是这第二个,虽然是个小门脸,但是已经有了X记豆浆这个品牌意识,只不过那个包装还比星巴克低个10倍,为了省钱纸杯都很薄。
  狮岭开包包工厂的小老板夫妇是第一种。他们手下就10来个工人,只给一个大客户供应生产包包。最近他们也在想是不是要搞一个自己的品牌,但是一直没有搞起来。他们那个大客户会把包包卖给非洲,所以样式非常大个,但是PU皮质感觉一般般,出厂价也很低,净利润率不知道有多少。8肯定都没有。
  幸福是什么
  对于一个人而言,一个是安全感,一个是幸福感,这两个因素很重要。前者是一些硬件,后者是心理的感受。
  有人说,有了无数的钱就有了安全感,就一定幸福。影帝宝强1个亿的资产足够生活无忧了吧,他是否在经历人生最不幸的事情之一呢?
  现在的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难道安全感和幸福门槛,已经比30年前容易达到了吗?却发现并没有。
  国内的男士,比较喜欢问,你户口哪里?你有绿卡吗?你在北京有房吗?真是这样,赤裸裸的问。
  他们不知道,成为一个幸福家庭的男主,需要什么吗?需要他自己有一个稳定的经济来源,这是世界同理的门槛。然后呢,他需要和女主有一个合理的分工,因为现在的女主都有自己的天空和世界,已经不是那个甘于站在男主背后,一辈子就做保姆的人了。他还需要有一定的生活常识和浪漫的能力,这个不难,但是没有这个,生活就是机器般的常规和流水作业,所谓中国人标准崇拜的过日子模式。我很理解中国人这种思维模式的根源,因为缺乏安全感,所以怕折腾,崇尚“过日子就好”,以及“找个老实人嫁了”。
  对于一个商人而言,挣钱是幸福的源泉之一。因为挣钱可以给父母买房子,给孩子更好的教育,能看到更多世界的风光。
  但是每每想到,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受苦受难,独乐乐的金钱也就失去了高度幸福体验。
  所以,从商的人,至少我们这一代开始,得有一个很好的次序观。
  首先,要让你的财务报表好看,否则就是无能,还不如回大学当老师展现智力才华,或者去做个打工一族朝九晚五上下班。看到很多创业的青年,挣扎了2年就关门了,做老板不是谁都合适的,也不是什么骄傲的事。
  其次,人追求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不是由金钱绝对价值带来的,而是与你的期望比较带来的。
  最后,如果他日账面真有一点余额,用来做善事是最好的归属。我虽然做包包,但我自己根本不需要用奢侈包包,一个都不需要。一个爱马仕,相当于一个幼儿园的所有资产和玩具了几乎。但是爱马仕只能给人以片刻的感官感受,幼儿园能给人以持久的未来。
  幸福是有能力的给予,而不是索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