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经济模式为制造业提供转型新方向

分享经济模式为制造业提供转型新方向

发布时间:2010-04-27 | 关注:
  近年来,一股“分享经济”的旋风席卷全球,渗透到交通、住宿、家政、医疗、教育、金融等众多领域,成就了一批诸如Uber、Airbnb、WeWork、滴滴打车、人人贷等“独角兽”企业,成为推动经济发展和产业变革的新兴力量。
  “分享经济”:一股新兴的力量
  分享经济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因互联网技术发展而崛起的全新业态,是指通过互联网平台重整闲置物品或服务,以互助、有偿的方式实现资源分享,进而产生新的经济价值。
  分享经济的兴起与发展是三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首先,是闲置资源的驱动,这是孕育和滋养分享经济的土壤;
  其次,是信息技术的推动,特别是移动支付和定位服务(简称“LBS”)让分享变得简单易行;
  最后,是消费升级的拉动,用户更加注重个性化的需求和富有“人情味”的体验,而分享的经济性和乐趣大于购买。
  分享经济最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实现了商品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分离,留下了一个个广为传颂的佳话——世界最大的出租车提供者(Uber)没有车、最大的零售者(Alibaba)没有库存、最大的住宿提供者(Airbnb)没有房产……在笔者看来,商品的两权分离是继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企业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现代企业的重要标志)后,建立起的一种新型商业模式。
    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适应和引领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战略重点,是针对“供需错配病症”开出的一剂良药。而分享经济作为一股新兴的经济力量,在化解过剩产能和扩大有效供给方面带来的是一个新的思考视角,即通过闲置资源整合和消费模式重构,实现“闲置而不废弃”、“使用而不占有”,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助力。具体来看,在供给端,分享经济虽然没有增加新的产能,却催生了新的产品,通过“物尽其用”扩大了市场供给,并以低成本、高效率运行;在需求端,分享经济迎合了消费者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通过“非标产品”为用户提供更为优质的服务和更加舒适的体验。
    近日,《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两大文件的发布,标志着以“网约车”为代表的分享经济在中国合法上路。而这只是拉开了序幕,笔者相信,随着人们的思想观念走向开放、市场监管机制趋于完善、信任体系逐步建立,分享经济将具有更大发展空间。由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和中国互联网协会分享经济工作委员会共同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5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规模约为1.95万亿元,预计未来5年分享经济年均增长速度在40%左右,到2020年分享经济规模占GDP比重将达到10%以上。
  制造业变革:“分享制造”加速布局
  分享经济模式也为制造业提供了转型新方向,我国正在加速“分享制造”布局。2016年5月,《国务院关于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
  推动中小企业制造资源与互联网平台全面对接,实现制造能力的在线发布、协同和交易,积极发展面向制造环节的分享经济,打破企业界限,分享技术、设备和服务,提升中小企业快速响应和柔性高效的供给能力
  随着制造业与互联网的深度融合发展,制造能力分享平台将不断涌现,闲置的制造资源也难逃被重新整合和再行配置的“命运”,制造业将成为分享经济的下一片“蓝海”。这将改变传统依靠投资和扩张带动制造业增长的思路,过剩产能变成廉价的原材料,稀缺资源也会变得相对“充裕”。
  具体来看,“分享制造”相对传统制造的变革,将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分享创新资源
  伴随分享经济的迅猛增长,众创、众包、众扶、众筹等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支撑平台快速发展,制造资源在线聚集为资源池、专利池、标准池,形成网络众包、用户参与设计、云设计、协同设计等新型研发设计模式。
  在这种模式下,传统由特定制造企业自主开发、独立完成的任务将逐步向外部资源和大众力量开放,客户能获得“量体裁衣”的产品,身怀绝技的“草根科学家们”有了用武之地,企业也减少了研发成本、缩短了研发周期、提高了研发生产率。
  如海尔集团,就秉承“世界是我们的研发中心”的理念,通过HOPE开放式创新平台,与外界研发资源对接,与用户零距离交互,开发出“自动记忆行为习惯”的海尔星盒、“自由DIY”的空气魔方、“零震动、零噪音、温湿度零波动”的无压缩机酒柜等产品。
    分享生产能力
  通过互联网平台,企业可以按需租用设备、厂房甚至空闲员工等闲置的生产能力,通过以租代买、按时付费等方式,形成设备租赁、厂房分享等新型生产制造模式。
  在这种模式下,中小企业无需投入高昂的成本购买设备,工厂的空闲档期也能得到有效利用,从而实现生产要素与生产条件的最优组合。当前,我国生产制造环节的分享经济刚刚起步,尚未形成市场规模,但以沈阳机床厂“i5智能机床控制系统”、阿里巴巴“淘工厂”为代表的开放平台,带动上下游中小企业和创业者已经先行享受“分享经济”红利。
  举例来说,沈阳机床厂以“i5智能机床控制系统”为基础打造出“i平台”,探索按产品工件、使用时间等付费,开展机床租赁和回收再制造业务,实现了从“购买机床”向“购买机床加工能力”,从“拥有机床所有权”向“拥有机床使用权”的转变。另外,根据用户群体的机床使用效率,可实现机床闲置时间的分享。
  分享库存
  随着社会分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制造业企业改变“大而全”的经营模式,聚焦主业和“微笑曲线”的前后端环节,将一些不擅长的业务外包给专业性的企业,与供应商建立长期紧密合作的伙伴关系,构建信息分享、数据协同的柔性供应链和智慧供应链体系,形成了零库存(以丰田汽车、戴尔公司为代表)、无工厂(以小米为代表)等新型供应链管理模式。在这种模式下,“链主”的库存转化成了供应商的库存或精准配送的能力,也提升了供应链的整体效率和效益。
  市场转向:从C2C转向B2B
  如果说,服务业领域的分享经济打破了个体对商业组织的依附,可以直接向最终用户提供服务或产品,实现了C2C(个人对个人的交易行为)的平等对话。那么,作为未来分享经济主战场的制造业,企业端市场将逐渐走向成熟,涌现出一批具有较大影响力的B2B(企业与企业之间通过互联网进行产品、服务及信息的交换)分享平台。
  2015年6月15日,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倾力打造的以云制造服务为核心,以资源分享、能力协同、互利共赢为目标的“互联网+智能制造”产业服务平台——航天云网上线运行。仅一年时间,航天云网平台注册企业用户超过11.6万,发布交易信息1.5万条、涉及金额达160亿元。
    ▲电子商务的商业模式——B2B,C2C,O2O,B2C
  无独有偶。2016年7月25日,e-works推出了专门面向制造业的分享经济平台——优制网,致力于实现面向制造企业的设计、制造、检测、试验、维修、仿真、认证等专业服务的搜索、供需对接和外包服务的线下执行,以O2O(线上到线下)模式实现工业服务的分享。上线仅三天时间,已经有1400余家企业入驻,发布各项服务2400多项,各类业务需求500多个。
  在经济新常态形势下,中国制造业面临艰难转型,“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任务繁重,分享经济模式下B2B会比C2C蕴藏着更大的能量和潜力。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制造业将搭乘分享经济的“顺风车”越行越远